Turn page   Night
lordsofwarhammer > Peerless War Sovereign > 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008
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1008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伯顿酒店,一家5-Star level 的豪华酒店!

今天果然是豪门盛宴,单是庭院里的车辆,总价值估计也要有十亿之多。

其中还有几个红字白底的车牌,车子不算很高调,单是停放的位置到是一点也不低调,就停在酒店的正中间!

“洛少,这个盛宴有面子啊,就连州会长和州管事都来了!”黄大兴看到酒店门前的车辆,有些羡慕的说了一句!

chi!

Luo Tian 只是轻嗤了一声,并没有再说话,等黄大兴停好车,带着两人直径moved towards 酒店而去!

来到门口!

门童刚要伸手示意Luo Tian 拿出邀请函,而这时,一个金发middle-aged man 却是看到了Luo Tian 的容貌,cried out in surprise ,快步走过来!

“偶买噶,我的天,你……你是龙先生?”

“你竟然没有死?”

说话这个人叫文来米,是西亚国某州的管理!

曾经西亚国consortium 组建的时候,与Luo Tian 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当时的Luo Tian 太过耀眼,即便是身处管理的他依旧没有资格与Luo Tian 有过交流!

前几个月,国际新闻连连播报龙先生已经死亡的消息!

文来米还伤心了一阵子!

他不是伤心Luo Tian 的死亡,而是伤心龙先生一旦死了,consortium 怎么办?

他马上就要到年限了,如果不能往上走一走,就会面临回家!

而consortium 是投票的大家,如果有他们的支持,自己更上一层的希望,绝对不会有问题!

话音落下,文来米发现Luo Tian 的脸色似乎有些难看,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extend the hand 解释道:“龙先生,您千万不要误会,我是真心不希望您发生意外,今天见到龙先生能过来,我太激动了!”

说着,文来米快速从怀兜抽出一张名片,双手递到Luo Tian 手中!

“龙先生,以后还请您多帮忙!”

州管理?

Luo Tian 看到名片上的职位,心中一笑!

“州管理,你好!”

我靠!

文来米见Luo Tian 竟然对自己如此客气,激动的连忙extend the hand ,就连身体也微微弯了下去。

这位可是龙先生啊!

能跟他握手,这他妈比中了五百万来的还要兴奋!

有了文来米的出现,Luo Tian 进入酒店就方便了许多!

splendorous and majestic 的礼堂,此刻已经是人满为患,他们in groups of three or four 的交流着!

一些人见到文来米,立即迎上来想要套套近乎!

不过文来米此刻哪有心情跟他们墨迹?

他非常明白,身边这位才是真正能帮到自己的人,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跟龙先生处好关系!

随即,为了表现自己友好的态度,文来米拉着Luo Tian 来到了一个同时金发middle-aged man 的面前:“龙先生,这位是我们州新来的会长,麦麸!”

反观这个会长麦麸,看到文来米竟然对一个东方男人如此nodded 哈腰,brows frowned !

心道这个家伙见到自己的时候都没有如此客气!

内心难免升起不满之意!

如此,对待Luo Tian 的态度也就不冷不热!

“麦麸会长,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文来米正在介绍呢,麦麸却是不屑的转过头没搭理他,随即传来一声:“这种东方人没资格跟我认识!”

文来米一听这话,脸色骤变,secretly thought 一声不好!

这个新来的会长太装逼了,你他妈难道不知道等我介绍完了在摆架子么?

这位可是龙先生,fuck 的,人家连塔卡监狱都不放在眼里,你装个几把毛?

不过这些话他只敢在心里说!

表面却是十分尴尬,转头looked towards Luo Tian :“那个……龙先生您别生气,麦麸会长刚刚任职!”

Luo Tian 到是一脸淡笑,今天他前来的目的只是找尼克,didn’t expect 冒出来一个这么装逼的会长。

“没关系,他是aloof and remote 的会长,不愿意认识我这种a nobody ,也很正常!”

文来米听到这句话,corner of mouth twitching !

心道你就别开玩笑了,你要是a nobody ,那我算什么,算个屁?

然而,Luo Tian 这句话不巧被这位麦麸会长听到了,他转过身,目光戏虐的看着Luo Tian ,道:“a nobody 也要有上进心,只要认清自己的位置,也是可以干出一番major event 业!”

呵!

Luo Tian 目光对上麦麸,踱步上前,以能让全场大部分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a nobody 能干出major event ,这话说的不错!”

“不知道身为great character 的麦麸会长,不知道以后能做出来什么令人startling heaven and earth, ghosts and gods weeping 的major event 呢?”

bang!

此话一出,全场众人一片惊呼!

他们目光纷纷投向Luo Tian ,心道哪里来的东方男人,说话这么嚣张?

他难道不知道麦麸会长是什么来头吗?

麦麸complexion sank ,目光射出一道killing intent !

“如果我愿意,你现在就会变成一具尸体,所以我劝你最好跪下来给我舔鞋道歉,否则……”

Luo Tian 笑容不减,反问一句:“否则如何?”

“我会杀了你!”麦麸毫不掩饰自己的killing intent ,指着Luo Tian 说道!

hahahahaha !

Luo Tian 不怒反笑,他妈的,现在什么any cat or dog 都敢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了?

下一秒,他的笑声戛然而止,目光透着戏虐之色盯着麦麸,悠悠说道:“做人,最重要的是量力而行,尤其是说话!”

“东方华夏有一句俗语,叫做祸从口出,你不知道自己说出的哪句话,就会招来killing disaster !”

几乎是Luo Tian 话音落下的瞬间,在场至少二十几个black clothed person ,单手入怀,目光凌厉的moved towards Luo Tian 这边靠近!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这些人的怀中揣着枪!

气氛顿时凝固紧张起来。

众人的脚步也统统向后退了一步,他们知道,这个人活不了了!

不过……

就at this time ,礼堂的深处,传来一阵骚动的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